打开《南风窗》眼观闽台事

打开《南风窗》眼观闽台事

创刊20周年之际社长陈中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海峡都市报》本报记者 吴海虹/文  林朝阳/图

 

今年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杂志《南风窗》创刊20周年,他们选择了开展大学生社会调查的形式来纪念。福建师范大学“福建省‘驻村干部’情况调查”的选题从550个选题中脱颖而出,成为入选的12个选题之一。11月9日,《南风窗》社长陈中特意来到福州,倾听刚刚完成调查的福建师范大学的学生们报告。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陈中透露,接下来,《南风窗》将会经常派福建记者站的记者去台湾采访,关于台湾问题的报道也会加强,而这一切,只是这本走过20年的杂志的新开始。

 

缘起:福建大学生调查六合彩

记者(以下简称记):据说,当初决定以大学生社会调查的形式来纪念《南风窗》创刊20周年原因之一,是去年福建有3个女大学生自费调查六合彩的事情?

陈中(以下简称陈):在同事们讨论该用什么方法纪念创刊20周年时,有人提出捐助希望工程、关注环保,但我们感觉这些方法都不能完全体现杂志的特色。这时,福建有3个女大学生自费调查六合彩,南京也有大学生到安徽农村做“三农”问题的调查,这两件事情让我们有了灵感。社会调查能让大学生走出校园,深入中国的肌理,关注社会问题。一直以来,人们或者关注大学生问题,或者谈论社会问题,而这个活动让大学生与社会问题结合在了一起。这也符合《南风窗》的理念。

记:这次大学生社会调查,在550个选题中只挑选了12个选题,福建师范大学的选题究竟因为什么吸引了您的目光?

陈:我们很看重选题的可操作性,以及对问题本身的观点和阐述。福建师范大学的选题是福建省“驻村干部”情况调查,这个选题有鲜明的福建特色,福建是“驻村干部”的试点,“驻村干部”也是政府对解决农村问题的尝试,现在情况如何,很多人都非常关心。

记:《南风窗》不止一次报道过福建“驻村干部”的情况,而这次福建师范大学又以同样的选题入选,是一种巧合吗?

陈:不是巧合,是一拍即合(哈哈大笑)。说明大家都关注这个问题,事实上,这次550个选题有不少是重复的,大部分也都是我们报道过的,从中也可以看出社会关注的焦点。

 

计划:增加鲜活台海问题稿件

记:去年以来《南风窗》关注福建的稿件多了起来,是什么原因?

陈:早在前几年,我们就派记者到福建做了“南平经验”的专题。2004年,我们在福建设立了记者站后,有关福建的稿件越来越多,有揭露性的,也有挖掘经验的,还有前瞻性的的稿子,正面、负面的都有。

记:您刚才提到挖掘经验的稿子,我印象中有很多,你们甚至还出了《南平寓言》这本书来宣传福建好的做法。

陈:福建有“南平经验”和科技人员下乡的举措在前,“驻村干部”这种形式又是一种新的尝试,我们一直非常关注,相对来说,这些情况国内其他媒体报道得很少。报道这些是和《南风窗》“良知、理性、关注中国社会问题”的理念一致的。

记:我知道《南风窗》的记者站并不多,为什么选择在福建设记者站?

陈:我们有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记者站7个,福建是广东的邻省,福建有新闻,我们可以从广东派记者来,福建记者站其实是可设可不设的。之所以在福建设立记者站,主要是看重福建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它的发展,我们相信台海问题会是今后中国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所以对它有更多的关注。

记:具体会怎样增加台海问题的报道量?

陈:福建有很多研究台海问题的学术成果积淀,我们计划请福建研究台海问题的专家开研讨会,约福建台海问题专家的稿子,派福建记者站的记者到台湾去采访。他将会经常往返于福建和台湾,每次去我都不给他定任务 ,不要求一定写多少篇稿子,前几次去可能只是纯粹的观察、寻找选题和积累的过程,稿子可以涉及台湾的方方面面。长久以来,关于台湾的报道很多都是通过媒体转述,我们自己派记者去台湾,去感受那里的点滴,这样写出的稿子才鲜活。

 

改进:“软化”稿件 版式更潮流

记:在这份杂志20周岁的时候,回过头来看,有没有什么不足?将如何改进?

陈:首先我觉得不足之处是可读性不强,评论太多,有人说这本杂志太“硬”,失眠和不失眠时看它都睡不着。这可以通过增加人物采访和新闻调查、新闻故事的稿件来解决;其次是版式设计不活泼,不时尚,少了阅读的快感,今后的版式会更加有潮流感,更好看。

记:走过了20年,你们会有新的办刊理念吗?

陈:办刊理念是完善而不是改变。我们的杂志有四大支柱:出色的主流新闻、具有社会责任感、聚焦政经、公共利益。这是不会变的。

记:《南风窗》的口号是“做中国最具有影响力的新闻杂志”,你们做到了吗?

陈:我给你看一组数据;根据慧聪媒体研究中心等国内外6大调查公司所公布的2004年度最新调查报告,《南风窗》在发行量、转载率、传播率、引用率上,均以高比率数据排行全国同类杂志第一,事实证明,《南风窗》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杂志。

记:不久前创刊的《南方人物周刊》来势凶猛,在新杂志不断出现的情况下,《南风窗》是否会研究对手资料、调整内容?

陈:我和《南方人物周刊》老总关系非常好,有一次在外地开会,我们住同一个房间,一住就是9天,我们常常在一起讨论怎么把杂志办得更好。我们从来不把这些新杂志当作竞争对手,它们是我们的友刊。目前中国新闻期刊不超过10种,市场只被开发了十分之一,新杂志的出现不是把蛋糕分走了,而是把蛋糕做大了。每个期刊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会比较分析,学习友刊的长处。

 

 

关于陈中

陈中,祖籍广东,1954年生于北京,出生于电影世家。1985年参与创办《南风窗》,当年创刊的4个人,只有他留下来。2003年任《南风窗》杂志社社长。

 

记者手记

51岁年龄 15岁心态

整个采访过程中,陈中毫不掩饰自己身为最具影响力的新闻杂志的领军人,他身上的责任和压力都很大,但他看上去很会调整自己的心态。

《南风窗》创办时,陈中是摄影记者,摄影也成为他放松自己的爱好。这次一见面,陈中就和我们的摄影记者热烈讨论相机和镜头。

《南风窗》福建记者站里别致的茶叶罐、笔筒都是他亲自设计的,制作茶叶罐的锌合金是陈中在一次采访中偶然发现的,他用中国龙赋予了它新的文化内涵,这种茶叶罐甚至成为广东省长出国时给外国领导人带去的礼品。

通过它们,我们可以看到陈中的另一面——善于发现美、寻找生活中的小乐趣,热爱自由、没有功利心。

正如陈中所说:“我虽然51岁,却有着15岁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