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访谈


天时、地利、人和,成都迈出转变发展方式一大步 

《南风窗》杂志社社长陈中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刚刚面世的2010年第6期《南风窗》杂志,以独家策划的方式推出了深度调查报道《以人为本,建设城乡新生活——成都七年发展方式变革调查》。这组调查由《成都实验步入深水区》等6篇文章组成,篇幅长达18页。《南风窗》缘何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成都?成都样本的价值和意义何在?昨日,《南风窗》杂志社社长陈中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当别人还在张望时  成都已经迈出一大步了

记者:这组调查的主题是发展方式变革,这也是当前中国最需要解决的一个突出问题。为何选择成都作为样本?

陈中: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令世界瞩目的巨大成就,今天,站在准小康的门槛上回顾和前瞻,我们发现正处于一个历史的结点,过去30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确实“杀出一条血路”来,当下的中国,转型期的社会矛盾凸显,并且尖锐及复杂,这是伴随经济建设“单腿跳跃”发展而来的问题,这些问题只有在社会建设为重心的发展中逐渐解决。

社会建设的核心议题是要解决“两个二元化”问题,一个是城乡二元化,中国还是一个“农”字头的大国,农民、农村、农业的“三农”问题是凸出的民生问题;另一个是社会结构二元化问题,大政党、大政府和大社会直接硬碰硬地面对面,缺少社会组织、中介的桥梁和公民自治。两个二元化的核心都是落在以人为本的公民社会建设上,都是落在公共利益和公权力变革〔与民分权〕上,这是今后30年中国社会发展的重点。

经济建设要以人为本,社会建设更要以人为本,城乡建设依然是以人为本,在以人为本核心价值基础上的科学发展观,才能建设最佳人居的城市与乡村,才能建设公正的、良性的可持续发展的自然生态、经济生态、社会生态、政治生态、人文生态……

 这是我们对成都社会建设的调研和思考,也是成都社会变革探索的价值内涵。我们选择成都作为样本,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成都在这七年的实践中,把转变经济建设的发展方式和社会建设很好地结合了起来,并且形成了一套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的思路和办法,取得了可喜成效,走出一条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两条腿”的坚实而且良性的路子。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强调发展转变方式,但不可否认有的地方还仅仅开始在思考为什么转变?向哪转变?实际工作如何转变?而成都却是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已经践行了七年的探索,在如何处理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的关系这个问题上,可以说,当别人还在张望时,成都已经通过七年的实践迈出一大步了。

“城乡统筹”的发展思路和实践已经得到大范围认可

记者:您觉得在成都在这七年的转变发展变革中,最大的特点和亮点是什么?最值得借鉴和推广的是什么?

 

陈中:成都做的几件事,包括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村级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改革、农村新型基层治理机制建设,在成都叫做“四大基础工程”,这是一个很突出的亮点。这四个工程是一个配套的系统工程,它抓住了农村工作的重点。而且有一些很有特色的做法,比如向农民发放耕地保护基金,公共财政向农村延伸、解决农村的公共服务,还有村民自治等。其本质上是把农村一直缺失的社会建设抓了起来,逐步在破解城乡的二元结构。

 现在,成都历经7年改革和探索的“城乡统筹”发展思路和实践已经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大范围认可,其经验有望成为国家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有效途径之一。事实上,成都是全国唯一在快速增长的同时,城乡人均收入差距下降的中心城市。成都在“城乡统筹”上形成的这套思路和办法,比如“三个集中”、“六个一体化”、农村工作“四大基础工程”等,是值得借鉴的。虽然各地有各地的实际,但其中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解决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的。

 

坚持经济建设与社会建设并重 成都人能过得更“滋润”

记者:岁末年初,成都提出了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的历史定位和长远目标,把推动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提到了战略层面。您对成都下一步的发展有何建议?

陈中:成都现在面临发展机遇,可以用“天时、地利、人和”来形容。“天时”,是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科学发展观的重大思路和中央的相关政策,中央政府各部委办和四川省委、省政府允许成都“先行先试”,有人将成都的初期改革称为“自费改革”,成都方面当时也有一种态度“多做少说”,先埋头“咬牙”做事。“用事实说话”,现在,成效初显,得到广泛理解和认可,成都将得到更大更多的支持。

“地利”,是指成都具有后发优势。1.24万平方公里的全域成都,1200万人口,有地利空间,才有文章可做。像东部一些城市如“珠三角”、“长三角”,发展密度已经很大了,想要转变发展方式,资源环境条件等受的限制都很大。

“人和”,则是成都这场转变发展方式的变革得到了干部群众的认可和真心支持。我在成都跑了很多村,这点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一些普通的村民都能掰着指头告诉我,农村产权制度〔删制度〕改革让他几证齐全、又是哪项政策让他收入增加了,哪些公共服务增加了,应该怎样保护耕地、应该怎样议事和行使权力……这个真不容易。农民不仅得到了实惠,而且他明明白白地知道这是这实惠是怎么来的。尤其可喜的是干群关系融洽,也不会造成新的社会矛盾,因为以人为本的政策合人心,共享发展成果,这是最为可贵的。

除了“天时、地利、人和”,还有成都的“水土文化”也令我印象深刻,这其实也是个有利条件。历来成都人讲究生活要过得“巴实”也就是“滋润”,不像有的地方急于脱贫致富,把政绩都瞄在GDP上,“撕裂式”的发展。成都人追求“滋润”,不仅经济要发展,还要以人为本,还要资源友好、环境节约,还有社会公共服务上水平等,这些都为成都推动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成都,只要继续坚持实践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坚持走好这七年一路走来的统筹城乡发展之路,坚持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并重,成都人就能过得更加“滋润”。

 

成都晚报记者  钟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