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下的媒体人

只要踏进了传媒这个江湖,忙碌奔波就成为了唯一的生活状态。每个传媒人每天都必须像“全能战士”那样去战斗:冲锋陷阵去采访、守着电脑在写稿、吃着盒饭度日夜。于是一张张毫无血色的脸以及黑眼圈成为他们这个群体最具代表性的健康晴雨表……

 

光环下的媒体人,如何套牢健康

访媒体大家——陈中

 

话说男人30而立,而对陈中来说,他的30岁只是一个起步。因为在30岁那一年的1985年,他参与创办了《南风窗》杂志,并与《南风窗》共同跋涉了23年的征途,当然,他不仅仅是一个杂志社的社长,他曾担任《香港大词典》(1998年获第九届中国图书奖)、《澳门大词典》(2000年获第十二届中国图书奖)的总策划、执行副主编;2003年他拍摄的电视专题片《从化古民居》获中国记录片一等奖,在挂职广东从化市委常委的两年半中,他参与保护的文物(从化广裕祠)获联合国亚太地区文物保护杰出贡献奖第一名。

23年来,《南风窗》坚持严肃的理念、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务实的新闻业务操作,不仅记录和见证了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而且以微薄之绵力正面推进社会进步,参与新闻事业的改革与发展,同时伴随了一代人的成长。《南风窗》与共和国同行,以开放的心态透视全球化背景下的世界形势,紧密追踪中国政经领域和社会文化变革中的重大事件、热点难点、经验教训,汇聚主流精英和人民大众的声音,提供有建设性的思考,形成推动中国社会进一步深入发展的精神合力。

 

推崇中医

陈中认为:人们一提起“健康”,就会想到身体的各项生理指标和状态,当然,这是自然人健康的基本点,其实这也是狭义的健康观,因为受到了西医的影响,西医的体系和理论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检测技术为基础,并由此产生“点对点”对病灶“杀”和“灭”的相应医疗手段为核心的体系,如物理、化学、生物、电子……等学科的进步,支撑了西医在人体捡测、研发制药、医疗设备等一系列社会庞大的医(院)药(品)系统,在市场化的利益驱动下形成了巨大的社会产业链,在这个“产业链”之下,“患者”成了“消费者”,人也就成为了“小白鼠”。我绝不否认西医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一方面,这是人类的进步,另一方面,这又是人类的悲哀,因为,西医缺少了最根本的一条,那就是:以人为本。

何为人本,人的本是什么?

陈中说:中医理论博大精深,以人为本,中医认为:天、地、人,天地大宇宙,人体是孕育成长于天地大宇宙之中的“小宇宙”。人是大自然的产物,僻如女人的月经和月缺月圆引起大海的潮涨潮退是源自同一理,地球经度纬度不同产生了世界不同的人种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人,生的形成,长的过程,其顺势则合天理,则健康,其逆势则异化,则病兆。天地之道决定了人体法理,中医正是循着这种以人为本的认识为出发点,才有了人体的大小周天之说,阴阳平衡之说,才有了经络、血气、穴位、气场……之说,才有了人体的“五行”、“八卦”之说,才有了人体“小宇宙”之说。中医基于对人体本源的系统认识,产生了相应的“固本培源”、“扶正驱邪”、“阴阳调合” 、“顺气理中”……等等方和术〔针灸、艾灸、火罐、刮沙等等〕。从“药”的角度看,中草药的道理也是源自天地大宇宙众生万物相生相克之理,而不是西药那种源自生物化学的工业制品。

所以,陈中平时最喜欢用中医来调理自己的身体,乃至于心灵。

 

全方位健康概念

陈中对健康的感悟与众不同,他强调心性健康,他说:人是最有灵性的动物,人有七情六欲,比较而言,西方人的性文化,东方人的食文化,食与性如同荷尔蒙在人体內分泌中起作用,关键是“内分泌”別失调,喜怒哀乐也会影响人体“小宇宙”的运行,所以,“健康”不要仅仅拘于人体,要心、性、体健康。

他还说:生理健康离不开环境的影响,人是环境的动物,为什么《南风窗》这么强烈地关注食品安全问题、环境污染问题,可持续发展问题,因为这是中华民族的健康问题,我们现在不注意,不解决好,我担心,报应会落在子孙后代上,当经济增量到大国崛起时,如果沒有健康的“大国民”来支撑,什么意义也谈不上。

陈中不断地展开他的健康概念,他说:人不仅是自然环境的产物,而且人是社会的产物,从历史角度看,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对人类或一个自然人的健康起着重要的影响,举一个小例子,我看到一个背着沉甸甸书包去上学的中学生,我好奇的称一称,重达34斤,我问他是天天背吗?他说:是。我感概万千,我们的愿望是让“祖国的花朵”身心健康,而现实却是“花朵”身心折磨,中国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孩子们从入幼儿国、小学、中学到大学,过多地承担着家庭、学校、社会的压力,其身心健康焉能健康成长?

中国式的竟爭、焦虑、浮躁,不安全感……“社会传染病”影响了整个民族的“内分泌失调”,其“健康”又谈何容易。

 

最喜欢摄影

采访陈中之前就早早听说了陈中的摄影网,并点击多次,虽然我不是专业的摄影人却被他的作品深深打动,那是一种浸润大脑的美与震撼。

陈中说自己从小就有很好的运动底子,小学时是足球队长,中学17岁时曾得过广州市的短跑亚军,100米跑了个11秒2,还很喜爱游泳、乒乓球、羽毛球等体育项目,这样一位体育爱好者,却因为做了《南风窗》而放弃了好多体育锻炼。但旅游与摄影在陈中生活中必不可少,如果有一段时间不去旅游或摄影他就会“内分泌失调”,在他眼里,旅游不仅是生活方式而且是心态调剂方式,人生在世时间很短,应该到处走走,把美好的东西用相机记录下来,游走的过程中有很多潜移默化的东西会渗入到生命中来,也许这些东西起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会慢慢影响人的心灵和身体。多年来,他到过美国、欧洲11国、日本、东南亚、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国内大部分地方,摄影无数。

记者  王力红

2008第二期《人人健康》